ヽ(´•ω•`)、正儿八经老透明

【叶黄】脑洞片段组合

ooc预警!  我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有病!
小学生文笔都不如了。

00
黄少天在一片黑暗中猛然睁眼,利落地从床上坐起,一双眸子带着近乎无情的冷静,脑子飞速运转,回想发生了什么。
他的身边,绵长深远的呼吸起伏,平缓安稳得没有一丝戒备。

也不知过了多久,落地窗外被黑云遮住的月亮,都已再次出来。
月光洋洋洒洒,一点一点,慢慢爬上黄少天的裸露在外的手臂,再到被子上方的胸膛,然后蔓延到精致漂亮的锁骨,这些上面深深浅浅不同的痕迹,足以令观者联想到刚刚这张床上发生了怎样令人面红耳赤的云雨。

最后,月光终是调笑一般地落在黄少天脸上,光与影再一处集结,缓缓分开,一派清透,映出他神色复杂的脸。
黄少天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重又躺下。

夜归于寂,谁人又叹它长。

01
出拳,收回。
转身,侧踢。
每一招攻击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必然是一个训练多年的高手。
他的每一个动作也是那么的认真,衔接无缝,攻势密集,有意把对方带上自己的节奏。
眼眸锐利地盯着对方,等待他被强节奏扯出破绽,然后,一击必杀。

可是对面的人却没有丝毫与他纠缠的意味,能躲闪则躲,能格挡绝不出手,嘴角都还带着一抹笑。
要不是他的目光未转,黄少天早就抽出袖子里的短刀刺上去了。
看着对面的脸,黄少天是真的很想抽出刀来。

忍耐,队长说过任务执行之前不许出刀。

而且……
黄少天蹲下利落地完成一记扫堂腿,目光却盯着对方腰间。
那人一跳一落的瞬间,腰间那模糊的鼓起,赫然是一把枪。
身为蓝雨的王牌,黄少天自信自己很强,可以到了独当一面的程度,却也没自大到直面跟那冷冰冰的枪械对抗。

更何况,对面的人,是叶修。
是叶修,他成长道路上至关重要的前辈、朋友。
是叶修,联盟里堪称教科书的神。
神个屁咧,嘲讽脸T无下限,猥\琐下流伪君子。

当然,黄少天心里清楚叶修不会对自己开枪。
开玩笑,任务还没开始呢就暴露了那就真的糗大了。
但他就是不服,凭什么,凭什么又是这个人。

心中越想越是愤怒,手上的力道又大了几分,速度也快了。
这次叶修没有侧身躲闪,而是直接用手接住,看似轻飘飘的一个动作,黄少天的手却被裹在那只好看的手立怎么也挣脱不了了。
有点眼力的都看得出来,这样的身手,与蓝雨大名鼎鼎的“妖刀”绝对不相上下,又或许凌驾于他之上。

“好了,少天大大乖啊,哥也没时间陪你现在闹。”说话间,人已经移到黄少天面前,凑近了耳边,调笑地揉揉眼前已经因不满而瞪圆了眼的小豹子的头发,说道,“听话,晚点再说,嗯?”
声音柔柔的,还带着点刚抽完烟的沙哑,尤其是最后一声,刻意压低的嗓子,再加上最后那句上扬的尾音,怎么听都有点暧昧之情。
要是是个小女生,早就沉溺在这语气里,软腿趴在人身上了。

可黄少天是谁,蓝雨的妖刀,执行任务时冷酷的机会主义者。
哪怕是话唠了点,平时表现有点毛毛躁躁,他也不是十五六岁的傻白甜,已然成熟的蓝雨剑圣,造就深谙在任务中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情绪可以有什么情绪不能有,什么表情他该表现,什么他必须藏的严严实实的。

黄少天昂着头,眼睛里闪烁着骄傲与不屈,直接毫无情面提膝,动作毫不拖泥带水,直击叶修的小腹,什么暧昧啊气氛啊,都只能可怜巴巴靠边站了。
叶修猝不及防地俯身闷哼一声,也就是在这喘息间,黄少天已经挣脱控制,转身消失在长廊拐角。

“啧”叶修没有去追,只是遗憾地摇了摇头。

也不是没有想到这头小豹子的攻击,只是没想到居然下手这么狠,老人家这一把骨头啊,自己还想留着做一些令人身心愉悦的事呢。

追男朋友不容易,更何况一只从来昂首骄傲的小豹子?
要不和喻文州勾搭商量一下?
叶修似又想到什么好点子,愉悦地扬了扬嘴角。

微型耳机里传来一声细微的响动,叶修收起笑闹,立刻正经起来,整理整理西装,拉拉领带,转瞬间一副商界精英的模样,扯起一副漫不经心,从容淡定地走上了与黄少天相反的另一边。

而另一边,黄少天也同样接到一声提醒,“黄少。”
“收到。”黄少天现出一副灿烂的笑容,小声地碎碎念道,“小轩子你就好好看我表现吧,我一定比那个叶不修先完成任务,打压打压他的气焰,你不觉得他好欠揍嘛!仗着蓝雨的手伸不到‘那边’实在是太嚣张了!还有这次……”

刚刚听到叶修对黄少天说话的某小轩子:“……”我压力山大啊。

02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零八分,黄少天步伐轻快地走在酒店最高层的走廊上,脸上还挂着一个恰到好处的笑脸,嘴角上扬,眉眼略弯,活脱脱像是一个单纯灿烂的阳光少年。

他的手挺白,握着一个黑色的手机,正在语速略快的说些什么,大概就是今天去了哪哪玩,吃了什么好吃的,看到什么有趣的事吧。

那般神情,绝对让人想不到他是一小时前两场几乎同时发生的命案的凶手之一。

“文州文州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厉害一个人去了那个地方,你要我拍的照片都有拍哦包你满意!我?我是觉得地方不错蛮漂亮的,不过吃的就没那么好了……糖葫芦一点也不好吃,酸死人了,我发誓我再也不去那地方吃糖葫芦了,一口下去,那酸爽,简直透过牙齿直击灵魂深处!”
——任务完成,一切正常。中间出了些意外,有人比我先动手,隔壁骚乱不小,有些麻烦。

再简单的说了两句,汇报完毕后黄少天自然是把手机关掉,同时恰好的,他把手机塞进口袋又掏出房卡,刷开左边一道房门,就旋了门把手进入,进去以后他并不是转身把门关上,而是背对门,同时右手握住门把手,并未将其关上。
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不得不让人赞叹联盟剑圣多年训练得来的警惕性。

无论什么时候,哪怕是在自己的房间,都不能放松杀手应该有的状态。不想死,就时时刻刻绷着一根弦,更何况他这个刚刚杀完人却还在事发地点准备过一晚的人。

黄少天眼神冷冷,扫过周围。
目光所及之处,卫生间的门以大约40°的角打开着,一件蓝色外套也是稳稳当当的挂在椅子上——这是他叫喻文州特意的安排。而旁边是一扇落地窗,透出这个城市夜间独特的美,外边的灯光微弱地射进,隐隐勾勒出房间里一切事物的轮廓,黄少天感觉有些熟悉。

在门口贴着门站了三分钟,黄少天来回扫视了房间数遍,终于想起了房间为何熟悉。
除去卫生间的门和那件外套,房间摆设分明和他和叶修……那天的房间无差。

靠啊!我能说这是故意的吗能吗能吗!
然而黄少天并不能确定这是否就是那间房间,至少是在同一个酒店。
关键的是那次也是黄少天第一次离开匆忙没记房间号还没记楼层。

黄少天终还是放开了把手锁上门,并拴上了防盗链。

当他走到卫生间那边时,一个身影如鬼魅浮现,抓住黄少天右手扣在他背后。
也就隐隐的,他摸到了一方冷冰冰的器物——黄少天的匕首。

黄少天不动了,背对着这人,他压根不知道对方是否有武器,枪械或者匕首,任何一样,都有可能在他反抗的时候让他瞬间丧命。
他并不怀疑这一点——毕竟能在房间暗伏到他没有发现,实力高低显而易见。哪怕对方有可能专项练习这个,黄少天也不是因渺茫侥幸而放手一搏的人。
他是机会主义,擅长案发不动等待最合适的时机一鸣惊人,尤其是任何险境,冷静下来伺机而动反败为胜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下一秒他的警惕就放松了一半,因为对方说话了,声音低沉,是他所熟悉的,两场骚乱的罪魁祸首之一——叶修。.
他还轻松地和黄少天打招呼,显得自然,还透着些许愉悦。
如果忽略叶修手上打掉黄少天的刀的动作,并在对方一脸惊愕中将他拥入怀里,也许他们真的像许久未见的朋友,毕竟叶修的口气一如既往的,嘲讽。
“放心好了,这里很安全。”
黄少天这个人是倾斜的,趴在叶修怀里,脑子里刷着“卧槽卧槽”的同时还不忘吐槽这人居然还特么洗了个澡。

叶修笑声低低的,反映出其内心的愉悦。他的声音没那么哑了,但是低沉的声音还是对他人是个致命诱惑,黄少天不知怎么就乖乖听话放下防备,还感觉腿有些软。

“剑圣大大觉不觉得这里有些熟悉啊?”黄少天心里一搁楞。
“要不要——”叶修低着头,凑近了黄少天耳边,缓缓吹着气,头却微微侧着,眼神一转不转地看着这撩人心痒的小豹子,“我帮少天儿回忆回忆?”
苏沐橙有句话说得好,叶修要是调动他那副嗓子和好皮囊的有利条件苏起来,那绝对可以上天啊。

黄少天吸了口气,觉得有些热,脑子都是迷迷糊糊的,他还是回答了,声音低而语速快快,显得挺大方自然,事实上却是脸都快要埋在叶修身上。

叶修闻言愣了愣,感觉幸福真的是来得太突然。

“喜欢的人邀我共赴云雨我是答应呢答应呢还是答应呢?”

===================
在叶修的吻落下来的最后一刻,黄少天突然想起什么,最后只有一个想法:特么没想到喻文州你是这样的队长!

另一边,郑轩看着他的队长第一次爆了个手速,在听到什么两个重物压倒在床上时利落切断了与黄少微型耳机的联络,然后对着他露出一个笑容,顿时感觉如沐二月月寒风,凉飕飕的。

队长联盟规定在确定任务执行者绝对安全回到本队以前不能切断联系,你这样做让我压力山大啊!

——FIN

正直的作者从不开车。
所以谁知道开头到底是故事开始之前还是衔接结尾呢(微笑)

这里又帅又萌又机智的轻若珏,多多指教。

评论(2)
热度(18)

© 晏梓还是没吃药 | Powered by LOFTER